这些要求因未得到满足

2020-06-19 14:22

受害者赵老师称,事发后他被送往南充五一医院检查,检查结果为轻微脑震荡,嘴左上颌多层挫裂,伴有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。他说,当天住院的费用由系主任张某所出,但此后并未续交。

“虽然学校领导也来医院看了我,但并没有出医疗费用,这几天都是我自己垫付的。而且校方并没有明确态度如何处理,着实让人心寒。”赵老师称,他被逼无奈只能发帖求助媒体。

3月27日下午,记者来到南充五一医院,见到了正在输液的受害者赵老师。据赵老师介绍,23日晚9点,下晚自习后,他与多名学生一起走出教学楼,在距离学校大门60米处分开,学生回寝室,而自己则准备出学校回家。但走到门卫处时,4名身着便装的男子将他拦住。在未经询问的情况下,其中一名男子抓住他的头发,而另一名男子则从后面飞踹他的臀部,致其当场倒地。“我马上爬起来就问,你们是哪个班的,要做什么?”赵老师说,话刚完,跟着就上来三四个人,一共有七八名男子对他拳脚相加。

随后,记者登录了南充电子工业大学校园网站,该网站对赵某被殴打一事进行了声明。该声明称,赵某为南充市某医院职工,利用空余时间在该校做兼职教师。

声明中说,若虚构的网帖对学校造成了负面影响,校方将依法追究发帖者。

因为学校规定晚上9点以后禁止学生出校门。3月23日晚,保卫人员见赵某着装类似社会人员,且赵某为校外兼职教师,保卫人员对其不熟悉,便询问其身份,赵某不予理会,3次询问后,双方发生了言语冲突,进而升级为肢体冲突,双方均有动手、均有受伤。

赵老师说,见情况不妙后,便向门卫大爷求救,但因为当时门卫大爷正端着碗在吃饭,故未予理会,接着又被这七八名男子按倒在花台上殴打。10分钟后他终于逃脱并躲藏在门卫室内,而施暴者还多次敲打玻璃,并说出恐吓的话语。“我躲在里面拨打了经管专业部主任的电话和110求救。但主任来后,施暴者再次对我进行殴打,直至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。”赵老师称,当时他就感到头部一阵眩晕,并有干呕的迹象。

校方声明称, 25日,赵某针对此事件明确提出了要求,学校校长必须针对此事向他公开道歉,并且学校必须赔偿其精神损失费、误工费等8万元。这些要求因未得到满足,赵某及家人进而拒绝接受保卫科长带来的医药费。

该声明中说,校方冷漠也尚存争议。事发后,经管专业部张主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与学校另一位赵姓教师一同护送赵某到医院,全程陪同其做完全面检查,经确诊无碍后,晚上11点后才离开医院。24日,学校常务副校长、教学副校长、办公室主任、保卫科长与张主任五人带上慰问品代表学校再次前往医院看望赵某,并通过赵某对事件做进一步的了解核实。

3月27日下午,记者致电该校经管专业部主任张某。对方称,老师赵某被打系保卫科人员所为,但是事实与网帖描述严重不符,校方调查后,已将事件整个过程都公布在了学校网站上。

“我们正对该事件进行调查,至于具体细节和事发原因不便透露。”该民警说。(南充新闻网 记者 徐嗣千 实习生 文川东)

3月23日晚9时,南充电子工业学校老师赵某下晚自习后出校门时,被七八名男子群殴,致其轻微脑震荡,嘴左上颌多层挫裂,伴有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。赵老师称,事发后学校态度冷漠,不积极处理,故网上发帖向媒体求援。校方回复称,事实与赵某反映不符。

3月27日下午,记者致电南充市公安局高坪分局小龙派出所,办案民警称,当晚的确接到报案,并安排了民警到现场处置。但由于是校内纠纷,民警当即要求先由校方协商,并安排校方人员陪同受害者到医院检查。